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镜画源

读书不可谓少,恨天下书多;真爱不可以求,笑人间情痴。

 
 
 

日志

 
 

【历史文化26】 千秋江海诗永年(逝水流云原创)  

2014-12-27 10:53:29|  分类: 历史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曹孟德观海逸兴
豪雄成败恨驳斑,北望中原燕赵还,
天下归心观海浪。高谈契阔大江山。

  文人临水,以水为主题的咏水之作,最为有名的当数曹孟德《观沧海》一诗。诗人居高临下,眼前起伏荡动的汪洋、草树繁茂的海岛。秋风乍起,掀万顷碧波,水天一色。诗人借大水抒大志,要把自己平定北方、统一中国 、席卷天下的豪情,融入到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中。在诗人的心田里,江河壮阔,人生豪迈。堪为 水与人生志向的一次壮美的结合。

二、孟浩然临风抒怀
问宦原来半世空,舟船哪递圣明风。
洞庭枉羡垂纶手,不钓清名钓俗功。

  大抵,中国古代的读书人们,都在仕与隐之间徘徊,出仕为官或者隐逸江湖,横亘在面前他们面前不可回避。其实,在官本位文化系统里,“功名”作为一个词,和“利禄”密不可分,士人有了功名,等于说是有了当官为宦的资格,能当上官,便有可能建功立业,能建功立业便赢得生前身后名,这可以说是大多数士子们梦寐以求的理想之路。就像这位孟浩然孟老夫子,李白曾经赠诗于他“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俨然一位清高出世的高尚雅士。其实他虽然布衣终身,但却不是“迷花不事君”的真正隐者。他在四十岁的时候兴冲冲赶到长安参加科考,结果落第,离开长安时,留诗于王维诉说自己求仕失利的抑郁之情:“寂寂何所待,朝朝空自归”“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抱怨得不到当权者的举荐而空守寂寞。传说,他和几个当朝权贵如王维、张九龄都有交往。一次在王维官署,忽然唐玄宗驾临,孟浩然慌忙躲避,玄宗见王维神色有异,问其缘故,王维如实相告:故人孟浩然来访。玄宗也是闻听过孟浩然才思之名的。便要他赋新诗,浩然隔屏吟道: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玄宗听到“不才明主弃”,龙颜不悦,回应:不是朕弃卿,是卿弃朕。拂袖而去。可怜孟老夫子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疏远官场,纵迹故园。浩浩洞庭,云气蒸腾,再次唤起失意之感。唐朝盛世少了一位诗人官吏,但是唐风古韵却留住了一位风流天下的才子绝唱。

三、杜甫孤老江舟
曾凌绝顶鲁天齐,蜀泪飘孤染竹诗。
万里家山为歇客,长安花雾梦中遗。
   

  寥廓江天、无边秋色、百姓贫病、国难家愁、万里漂泊——这是常常在诗圣杜甫笔下听到的悲壮苍凉的呼喊,也击碎了千年来多少文人士子们的诗心。杜甫也是年轻不第的文人,后来做过段左拾遗,不久调离外任。他一生漂泊,遭受安史之乱,老年无家可依,卒舟而居。登高望水,感叹“万里悲秋常作客”,无家可归,虽然老病舟孤,依然“愁看直北是长安”。他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家,找到生命的尽头,还是万里之余。万里之遥流浪者的脚尖儿永远对着“家”的方向。在他们的追寻梦想里,精神家园是永恒的,精神的追寻也是永恒。因而杜甫也是自觉的诗人,他的个人悲苦和家国天下连在一起。

四、韦应物宦海沉浮
任侠少年三卫闻,沉浮宦海枉称麟。
拾来千古文章事,不系扁舟柳岸尘。

  山水田园派诗人韦应物,出生望族,按照现行说法,是典型的官二代富二代。家世显赫加上少年任侠,十五岁以三卫郎为玄宗近侍,出入宫闱。仕途波波折折,几度沉浮。早年豪纵不羁,横行乡里,乡人苦之。自述“身为里中横,家藏亡命儿,朝提樗蒲局,暮窃东邻姬”,他是属于浪子回头的一类人物,在灯红酒绿里浸润的诗心可谓清丽雅致,卓然名家,“高雅闲谈,自成一家之体”,世以“王孟韦柳”并称。这和他官场失意有关,也和他自身的审美情趣有关。安史之乱,玄宗奔蜀,他也失去官职,忽而发愤读书,下决心脱胎换骨。后来他做过几任县令和刺史,曾经严惩不法军吏,又常感到无力拯救百姓而自愧,写下了“邑有泳流亡愧俸钱”这样的名句。唐德宗建中四年,由尚书比部员外郎出为滁州刺史,离开长安,途径洛阳,舟行洛水如黄河东下。面临浩浩荡荡的黄河水,看着自己乘坐的一叶小舟,联想到失意人生,哀哀相告旧日僚友;“孤村几岁临伊岸,一雁初晴下朔风。为报洛桥游宦侣,扁舟不系与心同。”自己临在伊水岸边,一孤雁、一孤舟,在强劲的北风中向南飞去,不堪回首,不忍卒睹。我的心就如同这不系柳岸的扁舟,随波逐流,无所作为了。折节读书,纵情湖山清流,以水唤起失意之叹,把几度落魄的自己推向失望或者是希望的顶峰,以山水之情涵养诗心,也不失为失意人生的清流抉择。

五、陆游江上寄语
岷峨雪浪放孤翁,百姓茶盐标异功。
独笑书生争底事,青钱三亩转头空。

  宋代统治者鉴于唐代中后期武将拥兵自重,割据王权的教训,给予同等级别文官以更高的地位和待遇,还委派文臣为军中统帅以建功立业。陆游由“贫居苦学”而仕进,虽正值宋朝腐败不振、屡遭金国(女真族)进犯,但是在为政经济上,算是蒙泽受惠其中的。他曾入蜀,任宣抚使王炎幕府,投身军旅生活,也在江西福建做过茶盐公事,后官至宝章阁待制。陆游主张坚决抗战,充实军备,要求“赋之事宜先富室,征税事宜覆大商”,一直受到议和僚党的压制,仕途沉浮不定。

  这年,被贬黄州看管的他登临黄鹤楼,长江汉水波涛滚滚,自西奔流而来,举目远眺,两水合流翻腾,气势雄壮宏大。联想到自己的被黜、被捕、被贬,伤感之情油然而生:“江表传,君休读,狂处士,真堪惜。空州对鹦鹉,苇花萧瑟。笑看书生争底事,曹公黄祖俱飘忽,愿使君,还赋谪仙诗,追黄鹤。”记载三国人物事迹的《江表传》,还是不要去读的了吧。少有才辨的著名人物祢衡被曹操放逐、被黄祖所杀,多么可惜,埋葬祢衡的鹦鹉洲,芦苇萧萧荻花瑟瑟。既然是书生,又何必与权贵政客们一争高下,江汉流水依旧,曹操黄祖也在飘忽的岁月里化为一抔泥土,一世雄才今安在?功名富贵如粪土。还是效仿李太白赋诗著文,去超越崔颢的《黄鹤楼》吧。这一阙词,是陆游的情绪人生最为直白表述。

  陆游秉直抨击流弊,一是文人志士们在儒家思想浸润下良知良能使然,也和宋朝仕宦制度下开明的言路言风有关。但是他的性格里,还是服从大于了抗争,他自号放翁,在是非可否之间流放自我,甚至自己的感情生活也是如此。早年他屈从母命,休了挚爱的妻子唐婉,沈园再会,已是各自婚娶了,他执念旧情,题《钗头凤》已示无奈,招惹得唐婉悲不自禁,郁郁夭亡。晚年退居家乡,赋闲烹茶,吟诗作文,抒情发志,终老天年。他曾凭吊沈园,写下了著名的沈园二首“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今天读看陆游的诗文,能引发共鸣的的无非是文人士子们的那份矫情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