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镜画源

读书不可谓少,恨天下书多;真爱不可以求,笑人间情痴。

 
 
 

日志

 
 

【流云诗话14】李煜去国(逝水流云原创)  

2014-12-30 09:23:49|  分类: 流云诗话(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煜去国
镜中花月一江秋,袖底河山泪溅愁。
臣虏君临归逝水,宫词几卷伴焚舟。

  假如把古代的“士大夫”理解为比较宽泛的界别概念的话,他们来自社会不同人群,流动于农工商之中,以获衣食之资,进而藉由读书,取仕为官。这些人里面唯一例外是李煜这个去国君主。
  李煜作为帝王之后,本无意天下。他的太子兄死于宫廷之争,几个哥哥也早卒。在他被动地被推上皇嗣之位时,是意识到了握在自己手中的家国河山短途命运的。他骨子里的文士意识里,虽无衣食内忧,却有深重的亡国紧迫压力。想振作吗?想图强吗?谈何容易!以乃父之英武尚不能保社稷与不衰,自己这个懦弱的文人帝子又怎能挽狂澜于既倒?大厦将倾,李煜不仅没有拯救危局的魄力和才能,甚至连这个设想都不曾出现过。“外示恭俭,内怀观望。”这是他做皇帝十五年所奉行的基本国策。即位当年,他就给宋太祖上表奏称:“既嗣宗访,敢忘负荷。惟坚臣节,上奉天朝。”他希望以自己的一片赤诚,换取宋太祖的宽容之心,以他主动削去唐号,称江南国主,请罢诏书不名,贬损一切制度;宋使来唐,他衣紫抱,去瓯吻;他每年从国库拿出大量财物贡宋,名定曰助祭、助葬,名之曰犒师、买宴、贺节令;他还奉宋旨意,写书与南汉主刘鋹,约与俱事宋。凡此种种 ,旨在既然国之不保,也要留个颜面去见列祖列宗,说到底,他想要保全的无非是文人士子的天下文章和兼修自身可怜的意念罢了。
  
他是太天真了!殊不知,身为去国之君,臣虏于强,那风雨飘摇中的家国天下就是一叶孤舟,倾覆只在朝夕。终于宋挥师南下,后主自杀不成,家国江山遂为灰飞烟灭。历史长河里,短命的皇朝帝王岂止斯人斯世。一江春水向东流,送去了一个短命皇帝的背影,而文学的长河里却漂浮起了几朵绚丽清婉的词花。
文学史上,将李煜的词作分为两个阶段:前期主要以小朝廷里宫词为主,兼有吟咏民间生活的哀婉之作,后期以去国怀乡之大视角抒发离愁别绪,兼醒世事无常的士大夫之婉约清丽之词。所以王国维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人间词话》)②兼有刚柔之美,确是不同于一般婉约之作,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正如纳兰性德所说:"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质重,李后主兼有其美,饶烟水迷离之致。"(《渌水亭杂说》) 

  “春花秋月何时了吗,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浓浓的离愁,就像满江的流水一样广阔无边。春花秋月年年岁岁,实在具有永恒的意义。与永恒相比,人事的却只能归于无常。永恒在逼压,无常在催迫,永恒和无常的夹缝里,人看到了自己的怨愁,如一江春水,一泻千里,漫了堤岸,也淹没了自己。以江水之大,写怨愁之多,能写到这样的境地,作为去国之君,可真是不易呀!

【流云诗话14】李煜去国(逝水流云原创) - 逝水流云 - 镜画源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