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镜画源

读书不可谓少,恨天下书多;真爱不可以求,笑人间情痴。

 
 
 

日志

 
 

【历史文化26】自古乡思别样同(逝水流云原创)  

2015-01-04 18:58:51|  分类: 历史文化(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古乡思别样同

一、李白漂泊

行舟万里系云诗,漂泊难攀蜀道时。
朝暮如流天水境,来从月下鬓成丝。

  有两种液体始终浇灌着诗人李白的诗行——酒和水,是他的诗源魂源。人们谈到李白大体先是想到他的诗酒风流,但是离开了水的滋养,也可以说,诗仙的形象瘦弱些干瘪些。因为李白的一生是漂泊的一生,巴山蜀水、湘月楚雨,伴着诗酒给了他失意受伤的心灵以永恒的也是暂时的安慰,水,浩浩荡荡地流进了诗人的视野和心田。水滋养着诗人李白,李白临水写下过不朽的诗篇。
  在他25岁那年,他离开蜀地出游,穿巴渝、过三峡,沿江东下,渡荆门而入楚地。此时此地,李白吟咏道:“渡远荆门外,来从楚国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一望无际的江天一色里,荆门山雄姿屹立,滚滚长江挣脱荆门虎牙两山的夹击,如脱缰野马尽情奔腾。夜里,宽阔的江面投下月亮的光影,犹如天降明镜,闪耀着清辉;清晨,平野之上云霞聚集,色彩绚烂,呈现出海市蜃楼般的奇景。看到这壮观奇妙的江景,诗人想到了什么呢?年轻的李白想到了漂泊:“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这山野风光,云月丽景,毕竟是他乡之域,唯有随流的江水,才真正属于我属于停泊的家乡归处。
  一晃33年过去了,年近花甲的太白再过三峡,饱经风霜后的他对于江水又一番别样感受:“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同样的山,同样的水。那时送走的少年人却已经白发斑斑了。此时的李白,因安史之乱受牵累,被流放夜郎,途径三峡,看到峡中湍急的江水,心情格外沉重。这流浪之路多么艰难!三天三夜,走不出黄牛山,“朝发黄牛,暮宿黄牛。三朝三暮,黄牛如故。 。”太慢了,太慢了呀。漂不完的水,我将停泊在何处,可怜我已经两鬓霜花。同样是漂泊。年轻的李白明快轻捷,直至老来,步子越发沉重滞涩。33年的人生,从三峡到三峡,回望长安,加重的是漂泊的份量。这份漂泊,真的就是生命中担当不起的重负了吗?
  对于传说中李白的死,史上也有过争论,抛开普遍的说法或史料考证,我想,宁愿相信李白醉酒失足落水的,大有人在。诗人一生醉酒高歌、依水高歌。因此,斜月泄辉,江水作声,水给了诗人最好的归属,也给了后人凭吊的理由。

二:苏轼旷钓
易老人生惨淡营,是时不待我身轻。
流华岁月萦怀赋,三亩诗田泊似萍。

    文人自古恃才傲物,但是文人之于文人偏又添加了那份惺惺相惜之 情,乡党文朋,同门结帮,文人举荐之风在官场盛行不衰。苏轼21岁中进士,写出了著名政论《刑赏忠厚之至论》,时任主考官的欧阳修欣阅披览,对阅卷的梅尧臣说:“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可喜!可喜!”欧阳修慧眼识才、苏轼也不负师望,成为文学史上高标项背的大文豪。他在诗、文、词、绘画还有书法方面的艺术造诣都达到了极高的境界,是少有的全才仕子。他的学识修养,也滋养了他的人格性情。

    他大胆直言流弊,奏疏切害,修政务实。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名典传说。早年的经历和观念影响了一生。当初进仕的时候老师欧阳修留给他的那一席出头之地,又让他吃苦头,屡遭贬谪。在新旧变法之争中,他主张任人唯贤,提倡渐进变革。他和王安石,司马光虽持不同政见,但与此二人私交甚厚。司马光曾为苏轼母亲写过墓志铭,是司马光留世少有的墓志铭,司马光去世后,苏轼为其写过行状和神道碑。王安石退居金陵,苏轼亲去探看,二人畅谈古今,说禅论道,彼此钦佩不已。苏轼写到这次会面:“劝我试求三亩宅,从公忆觉十年迟。”,王安石也盛赞苏轼:“不知更几百年,方有如此人物。”直至王安石离位之后,其朋党就毫不客气地对苏轼下手了。他们列举苏轼诗二十余首,弹劾他谤讪朝政,讥讽皇帝神宗。比如指《秋日牡丹》“化工只欲求新巧,不放闲花得少休。”为讥讽推行新政,扰民不得安生;又指《山村》“杖藜裹饭去匆匆,过眼青钱转手空。”为讥讽青苗法之作。将他押解在御史台监狱,这就是“乌台诗案”。之后元老重臣包括王安石出面上书,他被贬黄州团练副使。

    之后,他果真依照王安石嘱托,三亩闲田,自给自足,自号东坡居士,广交高僧道人,精研诗书。修炼自己旷达的人生。儒家积极入世,道家任自然轻去就和佛家追求自我解脱的思想,都融会贯通在他的诗文当中。他虽然自比唐朝的白居易,可是,他的圆通和白居易不同,白居易念念不忘的显达和困顿在他的诗文里没有踪影,少了圆滑多了旷放,超然。使得他的诗文流芳百世千古传唱。

    “南去北来人自老,夕阳长送钓船归。”苏轼临水之作,没有失意之叹,只有人生易老之感。春光可再,人生不再,今年的春天逝去了,明年的春天还会给江水带来“溶溶漾漾白鸥飞”的景象。春天般的岁月却是永逝不返!今年伫立在江边的我,明年又将何泊?今年夕阳伴归的钓船,将是那一只,那独钓寒江的人,又将是哪一个?
 

三、李煜去国
镜中花月一江秋,袖底河山泪溅愁。
臣虏君临归逝水,宫词几卷伴焚舟。

  假如把古代的“士大夫”理解为比较宽泛的界别概念的话,他们来自社会不同人群,流动于农工商之中,以获衣食之资,进而藉由读书,取仕为官。这些人里面唯一例外是李煜这个去国君主。
  李煜作为帝王之后,本无意天下。他的太子兄死于宫廷之争,几个哥哥也早卒。在他被动地被推上皇嗣之位时,是意识到了握在自己手中的家国河山短途命运的。他骨子里的文士意识里,虽无衣食内忧,却有深重的亡国紧迫压力。想振作吗?想图强吗?谈何容易!以乃父之英武尚不能保社稷与不衰,自己这个懦弱的文人帝子又怎能挽狂澜于既倒?大厦将倾,李煜不仅没有拯救危局的魄力和才能,甚至连这个设想都不曾出现过。“外示恭俭,内怀观望。”这是他做皇帝十五年所奉行的基本国策。即位当年,他就给宋太祖上表奏称:“既嗣宗访,敢忘负荷。惟坚臣节,上奉天朝。”他希望以自己的一片赤诚,换取宋太祖的宽容之心,以他主动削去唐号,称江南国主,请罢诏书不名,贬损一切制度;宋使来唐,他衣紫抱,去瓯吻;他每年从国库拿出大量财物贡宋,名定曰助祭、助葬,名之曰犒师、买宴、贺节令;他还奉宋旨意,写书与南汉主刘鋹,约与俱事宋。凡此种种 ,旨在既然国之不保,也要留个颜面去见列祖列宗,说到底,他想要保全的无非是文人士子的天下文章和兼修自身可怜的意念罢了。
  他是太天真了!殊不知,身为去国之君,臣虏于强,那风雨飘摇中的家国天下就是一叶孤舟,倾覆只在朝夕。终于宋挥师南下,后主自杀不成,家国江山遂为灰飞烟灭。历史长河里,短命的皇朝帝王岂止斯人斯世。一江春水向东流,送去了一个短命皇帝的背影,而文学的长河里却漂浮起了几朵绚丽清婉的词花。
  文学史上,将李煜的词作分为两个阶段:前期主要以小朝廷里宫词为主,兼有吟咏民间生活的哀婉之作,后期以去国怀乡之大视角抒发离愁别绪,兼醒世事无常的士大夫之婉约清丽之词。所以王国维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人间词话》)②兼有刚柔之美,确是不同于一般婉约之作,在晚唐五代词中别树一帜。正如纳兰性德所说:"花间之词,如古玉器,贵重而不适用,宋词适用而少质重,李后主兼有其美,饶烟水迷离之致。"(《渌水亭杂说》)

  “春花秋月何时了吗,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浓浓的离愁,就像满江的流水一样广阔无边。春花秋月年年岁岁,实在具有永恒的意义。与永恒相比,人事的却只能归于无常。永恒在逼压,无常在催迫,永恒和无常的夹缝里,人看到了自己的怨愁,如一江春水,一泻千里,漫了堤岸,也淹没了自己。以江水之大,写怨愁之多,能写到这样的境地,作为去国之君,可真是不易呀!

四、张若虚春江孤篇
传世孤篇临岸唱,春江连海向苍穹。
丹青妙手书花月,绝俗若虚千古风。

  流水东去,觉春光不再,以流水比喻年华流逝,似乎在文人骚客们笔下最为恰当的了,因为水是无形的,时光也是无形,水流一去不复返,时光也一逝不再。当水必定与时光契合的时候,有谁能不落窠臼,想到流水与时光相同之中的不同呢?流水东流归海,海水升腾又达江河的源头,江河之水永不枯竭,从这个意义上讲,流水循环往复,但时光逝去只能是永恒的消亡。张若虚一句“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表达的正是这样一种情怀。
  这位“孤篇横绝,竟成大家”的吴越人士,在一个春夜,乘着月色,来到鲜花蔓生的郊野江岸。“春江湖水连海平,海生明月共潮生。潋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和海相连,海和月共生,春潮涣涣,月色如霜。诗人无限感慨的却是“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事代代相传,时光一去不再还,江水依旧,明月依旧,海上升腾,江岸待人。永恒迭着永恒,无限迭着无限,过去了的江月,还有暂时伫立江边的人月影纤。在无边无垠的宇宙,人类何其渺小,人生何其短暂啊!

 

五、李商隐锦瑟流年
夕暮时光登古原,愿凭鱼跃鹤乘轩。
烟尘万里扁舟客,但看王侯座上魂。

  在唐代,缺乏门第背景的士子文人希望在仕途有所发展,有多样化的选择:科举、立功边关、举荐征辟、任子制度,制举制度。主要的入口有两个:科举和幕府科举。选择哪种方式敲门进入官场,全在自己选择。除了科举认可,投身权贵门下的政治团队为幕僚,通过举荐成为朝廷正式的官员。中晚唐时期,很多官员都既有考取科举的资格,也有作为幕僚的经历。当其中一种失败的时候,往往还可以选择另外一种来尝试入世。
  求仕路子宽了,理想破灭失败者还是大有人在的。李白为第一,是盛唐名诗人中唯一没有科举的人。他清高,但不避世。游历山水,干谒各地官宦,甚至到长安天子脚下皇宫里面,最后学做隐士,企慕终南捷径。只为一朝一鸣惊人,一飞冲天。他是太聪明了也是太清高了,聪明的人喜欢寻找捷径,而清高的人又爱标新立异,不屑于平凡的科举,他的理想太高远迂阔。在现实中只落得“天夺壮士心,长吁别吴京”的境地,历史上留下一个千古不朽的邀月引杯的背影。此外唐代也有科举不成,终身漂泊的杜甫、或者是入了科举门登不上高堂的孟浩然等。
  李商隐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与李白同样聪明,但他没走捷径,人生捷径反而青睐他来了。他走的幕僚求仕之路,这条路在他开始的时候就似乎很为畅通。先是以文章盛名,被晚唐骈文家令狐楚赏识,收为门徒。24岁中了进士,成为令狐楚“牛党”派中人。翌年,令狐楚去世了,李商隐又被泾原节度使王茂元特聘李商隐为幕僚,并把女儿许配,成了“李党”王茂元的女婿。

 李商隐的福祸就开始了,随着牛 李两党政治争端愈加激烈,李商隐的仕途蒙上阴影,他的头上顶着两个沉重的帽子,一个“牛党”的学生,却背叛恩师的提携;一个是“李党”的乘龙快婿,被晚唐的政治机器甩出仕途经济。他经过授官考试,任秘书省校书郎,但由于他背叛师门,不久即被踢出中枢,到地方任县尉,因不忍上司的污辱,告假回乡。为母亲守孝期,岳父也去世。他指望扶助自己青云直上“李党”力量,又因为武宗去世,唐宣宗上台,一齐赶出中枢,又将“牛党”人物得到提拔。他又开始担任地方官员的幕僚,寄人篱下以养家糊口。这样尴尬的处境延漫他的中年,他在沮丧、郁郁寡欢心境里,又遭爱妻离世打击,一时不知所措,淡漠了仕途,开始结交僧侣。
  一个意境高远的人,不管他生活时代或者境遇,总会在生命里发现景致,在景致里发出感慨。诗人李商隐锦瑟流年暂短的一生,似乎只有夕暮,没有朝日,每每希望开始升起,失望就接踵而至,“怅望西溪水,潺湲奈尔何?不惊春物少,只觉夕阳多。”在潺湲流淌的溪水边,诗人看到了无数春天的景物,更看到了比春景更多更浓的“夕阳”,夕阳下的溪水,织就一幅惆怅落魄的图画,使人想起生命就欲落泪。身边的家人一个个离去了,孤身的漂泊之客,那还有心事再做王侯家府的座上幕僚。“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人生必经的夕阳时节里,我还能有所作为吗?
  在他生命的最后三年中,李商隐任京城盐铁推官,只干了两年,又被辞退。他归家不久即郁郁而终,终年45岁。
  李商隐留下的是才情,他的《无题》诗独领唐风,他的现实生命做了“牛李党争”的牺牲品。但是唐诗诗本《唐诗三百首》没有亏待李商隐,选了他22首诗,在数量上名列第四,这是后人对他的很高评价。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